歡迎訪問骨科器材網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首 頁
脊柱系列
關節系列
創傷系列
關節鏡系列
組織工程
手術器械
廠家信息
國內外信息
器械論壇
下載區
您目前的位置: 首頁 > 專業視點>關節相關 > 正文
2010年我國關節外科的發展成就與展望
  發布日期:2015-7-12

關節置換術歷經一個多世紀的發展,已經成為治療各類晚期關節疾病的標準手術之一。關節置換的目的是緩解疼痛,改善關節功能,恢復關節的穩定和功能。。我國關節外科技術起步較晚,真正現代意義上的關節置換技術起步于20世紀70年代。但是,隨著我國學者在國內的學習以及堅持不懈的努力,以及與國內外開展各類學術交流,我國關節外科技術與國外差距逐漸縮小,某些方面甚至達到國外先進水平。目前我國絕大多數醫院都能獨立開展全髖關節置換手術,在高位脫位髖關節發育不良、高度屈曲融合髖、強直性脊柱炎髖關節強直、以及各類復雜膝內外翻、重度屈曲畸形、強直膝的髖膝關節置換、特別是在各類髖膝關節翻修方面方面取得巨大的成就。但是由于我國國情,我國關節外科整體水平與國外發達國家仍有一定的差距。本文就我國關節外科近年來的研究進展、現狀及發展趨勢。

一、關節外科現狀

    我國關節外科技術進展迅速,特別是近二十年來,在老一輩關節外科專家的不懈努力帶領下,一大批年富力強的中青年醫師已經活躍在人工關節領域。同時隨著我國對外開放的不斷深入,對外人員交流的不斷增加,每年有大量的關節外科醫生在國外學習、進修、參加各類學術研討會,同時國內舉辦的各類國際性學術會議中越來越多的國外學者參加,各類新的關節置換產品的引入,國內每年舉辦關節外科學習班對關節外科知識的普及,使國際上最新的關節外科治療技術(關節周圍截骨矯形、關節置換)、人工關節技術與方法、理念、人工關節假體設計思路、產品、圍手術期相關問題等新知識、新理論、新進展能夠及時地在國內得到了傳播與應用,使我國關節外科水平無論在初次髖膝置換、髖膝翻修手術、微創人工關節置換和相關基礎研究領域,還是新技術如計算機輔助下的人工關節置換等熱點研究領域,均進展迅速,造就出一批技術嫻熟地掌握關節置換技術的專家,大大促進了我國關節外科水平的整體提高。應該說我國關節外科的整體水平,雖與西方先進國家存在差距,但這種差距正在縮小。同時新技術、新理念的不斷引入也促進國產關節產品的迅速發展。

    隨著關節置換術的普及、國際交流日益增多、臨床經驗和病例數量的不斷積累,對手術適應征的掌握、假體和固定方法的選擇、手術操作技巧、預防性應用抗生素、第三代骨水泥技術、預防深靜脈血栓形成以及對術后功能康復的規范和重視,我國關節外科領域常規性髖膝關節周圍畸形截骨矯形術、髖、膝關節置換技術成熟、效果穩定;而且通過各類組合翻修柄、捆綁帶結合鋼板的應用,特殊病例通過CT影像結合計算機仿真技術專門定制假體,計算機導航技術下手術定位,一些復雜病例如嚴重畸形關節、嚴重骨缺損翻修等技術也越來越成熟。采用計算機輔助設計(CAD)和計算機輔助制造(CAM)技術,使個體化人工髖關節已開始應用、服務于臨床。膝關節置換術近年來同樣達到很大的普及、提高,并在治療嚴重屈曲畸形方面取得了顯著的效果。此外,在肩、肘、腕、踝關節、以及特制腫瘤假體等也逐漸應用于臨床。一些新技術如微創人工關節置換、計算機輔助下的人工關節置換、表面置換等也迅速在我國開展。在假體選擇方面,除了較經典的金屬-高交聯聚乙烯設計假體外,目前認為磨損率較低的假體匹配方式如陶瓷-聚乙烯、陶瓷-陶瓷、金屬-金屬、陶瓷-金屬設計假體也不斷應用于臨床。

雖然我國在短短的50多年的時間里,在關節外科以及人工關節置換技術方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但是與發達國家相比,髖、膝關節置換方面與國外差距在不斷縮小,但在髖、膝以外的其它關節如肩關節、肘關節、腕關節、踝關節置換技術方面尚存在著明顯的差距,需要廣大關節外科醫生的共同努力,促進我國關節外科置換技術的整體、全面發展。

二、關節周圍截骨

關節周圍截骨矯形在治療中青年髖關節發育不良、單間室膝關節骨關節炎、膝內、外翻畸形等方面取得了較好的成績;目前由于現代關節置換術極大地提高了患者關節功能、消除關節疼痛,因此關節融合術日益減少,目前僅用于治療關節感染性疾病如結核、慢性化膿性感染等。關節周圍截骨術的目的是糾正關節畸形、恢復重建關節正常生物力學特點及應力分布、傳導,避免或延緩發生骨關節炎,進而避免或延遲接受關節置換時間。關節周圍截骨術在我國多家醫院廣泛開展,不同的醫院采用不同的截骨方法,均取得了較滿意的臨床治療效果。

1、髖關節周圍截骨

髖關節包括髖臼、股骨側的解剖畸形將導致髖關節應力分布、傳到異常,使關節負重界面應力傳導增加,髖臼、股骨側截骨的目的是重建髖關節正常生物力學特點,降低髖關節應力,進而降低或延緩骨關節炎發生。目前我國開展了各類髖關節周圍截骨術治療兒童、中青年髖關節發育不良患者。包括:Chiari骨盆內移截骨術、Salter骨盆截骨術、改良Sutherland截骨術、Steel截骨術,以及泊爾尼(Bernese) 髖臼周圍截骨術。股骨側截骨目前國內外應用相對較少。

2、膝關節周圍截骨

    膝關節周圍截骨包括脛骨高位截骨、股骨遠端截骨。截骨的目的是矯正畸形、矯正下肢力線,恢復重建膝關節應力傳導,避免或減緩軟骨退變,進而避免或延緩骨關節炎的發生以及晚期需要膝關節置換和推遲膝關節置換時間。目前主要用于治療中青年膝關節單間室骨關節炎、膝關節內外翻畸形,具體截骨方式包括:脛骨外側閉合楔形截骨、內側楔形撐開截骨治療膝內翻導致膝關節內側間室骨關節炎的脛骨高位截骨術,同樣股骨下端內側閉合或外側撐開截骨治療膝外翻畸形、膝關節外側間室骨關節炎

三、髖關節置換

    全髖關節置換(total hip arthroplasty, THA)已經成為現代骨科領域最成功的手術之一。由于良好的手術效果使其適應證日趨拓展。在假體固定方面,非骨水泥固定已成為主流,特別是中老年患者,非骨水泥全髖關節置換術已成為中老年患者的規范全髖置換術式。由于國人生活習慣和西方人群的差異,如國人更多的蹲坐、盤腿,從而使關節撞擊和磨損成為更為關注的問題,同時從國內中期隨訪結果來看,我國關節置換術后骨溶解等發生率已經接近于國外同期水平。

(一)、假體固定

1、非骨水泥固定

    非骨水泥假體植入時,基本保留了患者原來的骨質,對以后可能進行的二次手術預留了相對較多的骨質。骨水泥碎屑是誘導骨溶解發生的啟動因素之一,是影響關節置換術遠期效果的重要因素。因此,生物學固定成為首選方式。經過30多年的臨床應用,非骨水泥型假體的優勢逐漸體現并成為目前的主流。Waddell等報道北美髖、膝關節登記系統數據顯示,1995年到2001年期間假體使用情況,共納入10299例初次全髖關節置換術,骨水泥固定比例從66.2%下降至38.6%,而骨水泥髖臼固定從12%下降至7.8%。過去十余年里,兩種設計的非骨水泥柄在臨床得以廣泛應用:①全微孔涂層直幾何柄;②近端涂層錐形柄。

2、骨水泥固定

   雖然骨水泥柄已證明在體內的長久性,但是過去十余年里,骨水泥柄的應用逐漸減少。特別對于年輕患者(小于50歲),骨水泥柄翻修率較高,臨床效果相對較差,只有在高齡、嚴重骨質疏松患者和一些特殊假體如腫瘤關節中才考慮使用骨水泥型假體

   髖關節置換方面目前我國絕大多數醫院均采用非骨水泥假體,但也有部分基層醫院采用混合固定。膝關節置換方面,我國主要采用骨水泥固定假體,尚未見到由非骨水泥固定技術在膝關節置換中應用,雖然國外有報道非骨水泥固定技術同樣獲得較好的臨床效果。但非骨水泥技術膝關節技術要求較高,特別是截骨的精確性要求高,如果操作不當,將影響假體遠期固定效果;此外,采用骨水泥固定技術時骨水泥可以攜帶抗生素。總體來說,目前我國髖關節置換中(包括初次和翻修)中絕大多數采用非骨水泥固定技術,膝關節置換主要為骨水泥固定技術。

(二)、目前國內全髖關節置換負重界面的選擇

1、硬-軟負重界面

    硬-軟負重界面配伍組合包括金屬-聚乙烯和陶瓷-聚乙烯。金屬-聚乙烯配伍是目前應用最廣泛的負重界面模式。但是聚乙烯顆粒誘發的骨溶解是THA失敗的最重要的原因。自Charnley1962年將超高分子聚乙烯應用于人工關節領域以來,聚乙烯已成為應用最廣泛的人工關節假體材料之一。此后逐漸發展至高交聯聚乙烯的開發應用。高交聯聚乙烯已成為THA手術中最流行的負重界面。最近出現的采用退火加工和射線照射交替作用制成的第二代高交聯聚乙烯(X3HXPE),其抗氧化性和抗磨損性能均較第一代高交聯聚乙烯明顯增強。采用高壓晶體化法可以在較小的照射劑量下獲得更好的交聯;在聚乙烯中加入抗氧化劑維生素E,降低自由基存留對聚乙烯性能的影響。

    目前我國各個地區之間經濟發展不平衡,過絕大多數醫院、特別是廣大基層醫院,多數患者仍選擇金屬-高交聯聚乙烯或金屬-高分子聚乙烯負重界面。高交聯聚乙烯使其抗磨損性能大大改進,從目前國內外隨訪資料顯示,高交聯聚乙烯線性磨損率、容積磨損率均較高分子聚乙烯大大降低,因此理論上講,術后假體周圍骨溶解發生率也會降低。但我國尚需建立完善的術后隨訪制度,定期隨訪觀察,以科學、客觀的評估高分子聚乙烯、高交聯聚乙烯在我國的應用與骨溶解發生關系、以及骨溶解發生率。

2、硬-硬負重界面配伍

2.1 陶瓷-陶瓷(ceramic-on-ceramic,C-C)

    高密度晶體樣陶瓷由于其低摩擦性和高耐磨性使之成為THA負重界面選擇非常有吸引力的一種材料。現代氧化鋁陶瓷-陶瓷負重界面人工關節假體有高純度、高表面光潔度(較第一代、第二代),而且采用改進的燒結技術加工工藝制造的現代氧化鋁陶瓷再次成為人工關節外科領域關注的焦點,并得以廣泛應用。現代陶瓷有穩定、較低的磨損率,功能良好的陶瓷-陶瓷負重界面線性磨損率只有幾個微米/年,與金屬-金屬負重界面相磨損小2倍,磨損顆粒遠小于超高分子聚乙烯磨損顆粒。最近一種新型混合陶瓷(氧化鋯和氧化鋁)問世。這種新型陶瓷集氧化鋯高強度和氧化鋁熱穩定于一體,實驗室研究表明有非常良好的抗磨損性能。

    中國是瓷器的故鄉,在關節置換術中使用生物陶瓷材料的歷史可以追溯到20世紀70-80年代。但是由于當時制造技術落后,陶瓷-陶瓷組合假體沒有被廣大醫務人員和患者接受和認可。如今隨著材料科學、現代醫學技術的不斷發展,陶瓷材料無論是從制造工藝還是質量監控、優化設計等方面都已得到顯著改進和提高,其可靠性已達到臨床可接受的程度。臨床醫師擔心的陶瓷高強度而伴隨的脆性增加材料碎裂的發生率也有顯著減少。陶瓷材料關節負重面組合已成為年輕患者中替代傳統的金屬-聚乙烯關節面組合的另一重要選擇。目前在我國接受全髖關節置換患者中,有多大比例人群接受陶瓷-陶瓷負重界面組合尚不清楚。但從國內相關文獻報道以及學術會議方面估計,總體選擇陶瓷-陶瓷負重界面組合患者比例較低,主要在一些經濟發達地區、大型醫院內采用。

    陶瓷-陶瓷負重人工關節臨床應用擔心的一個問題是陶瓷假體的碎裂,雖然氧化鋁陶瓷假體碎裂發生率已經從26/10萬下降到≤4/10萬。另外一個問題是術后部分病人感活動時局部有“咔嗒”聲而感不適,發生率在4%-20%之。有報道認為‘咔嗒’聲的發生與臼外展角、前傾角不當有關,但其真正原因目前仍不清楚。我國也已有陶瓷碎裂、異響報道。國外研究表明,陶瓷假體碎裂、術后異響與術中假體安放位置、角度密切相關。這也提醒廣大關節外科醫生,要不斷提高手術操作技術、提高假體安放精確性,避免或降低相關并發癥。

2.2 金屬-金屬(metal-metal)負重界面配伍

    金屬-金屬負重界面配伍模式最早在美國應用于1966年。目前已廣泛應的第二代金屬-金屬負重界面配伍摩擦率要低于第一代。通常在植入體內的早期有一個短暫的磨合期(run-in tage)磨損率可能會增加,但隨著時間的逐漸延長,磨損率會穩定在一個較低的水平,幾個微米/年。金屬-金屬負重界面配伍另外一個優點是可以使用大直徑股骨頭,但究竟選用多大直徑股骨頭最合適,目前尚無定論。大直徑股骨頭增加了頭滑動距離,增加關節的穩定性從而降低脫位發生率。此外,金屬-金屬可用于表面置換。因為相對較薄的金屬臼杯可以保留更多的骨盆骨量。

    金屬-金屬負重界面配伍翻修假體周圍組織分析表明,功能良好的金屬-金屬負重界面假體釋放的金屬顆粒數量遠低于誘發骨溶解的顆粒數量。金屬-金屬負重界面摩擦所產生的金屬顆粒可以釋放出金屬離子,其濃度遠高于金屬-聚乙烯和陶瓷-聚乙烯負重界面配伍。這些金屬離子為可溶性離子可進入血循環在其他組織、器官中聚集。這也是臨床應用中擔心的一個問題。體內高濃度金屬離子對機體的危害目前尚有待于進一步觀察。

    金屬-金屬負重界面組合在我國應用比例相對較低。主要在一些大型醫院開展。由于我國采用金屬-金屬置換時間較短,目前尚無中期隨訪結果報道。近期報道效果較好,但患者體內金屬離子濃度大大增加。這與國外報道同期結果相似。表面置換由于對術者技術要求高,目前只在部分醫院開展。國外臨床隨訪研究顯示,金屬-金屬負重界面并不能避免假體周圍骨溶解發生率,術后仍然有一定比例的患者發生假體周圍骨溶解;此外,有部分比例術后發生假體周圍炎性假性瘤樣腫。以上問題在我國患者中是否同樣會發生,尚需嚴密隨訪、觀察。但總體由于金屬-金屬負重界面存在以上問題,國內外最近1-2年傾向于金屬-金屬不做首選負重界面組合。

四、膝關節置換

    全膝關節置換(TKA)發展十分迅速。我國現代全膝關節技術開始于上世紀九十年代,目前國內大醫院已經開展全膝關節置換手術,特別是在膝關節重度屈曲、嚴重內外翻畸形、僵直、強直膝等各種嚴重畸形的復雜全膝關節置換方面,達到領先國際水平。隨著手術技術的日臻成熟和膝關節假體設計、材料和相關器械的不斷完善、改進,臨床效果也不斷提高。目前人工全膝關節置換術后10~15年假體生存率在95%以上,平均生存期在20年左右。膝關節假體的類型較多,有保留后交叉韌帶和不保留后交叉韌帶(后穩定型),有活動負重平臺和固定平臺類型。同時單髁置換近年來再次引起廣大關節外科醫生的興趣。

(一)、全膝關節置換

1、后穩定性膝關節假體(PS)和后交叉韌帶保留型膝關節假體(CR)

   目前臨床上保留和不保留后交叉韌帶假體應用于臨床已經有超過20年隨訪報道,這兩種假體的總體臨床效果無顯著差異,但關于保留和不保留后交叉韌帶的爭論仍然在繼續。支持保留后交叉韌帶者認為:①保留后交叉韌帶股骨能有效的后滾,和相對平坦的脛骨關節面會使假體的潛在運動范圍更大;②后交叉韌帶有限制膝關節移位的功能;③部分學者通過步態分析發現后交叉韌帶型假體術后患者的步態比不保留后交叉韌帶者更對稱,特別是爬樓梯時;④保留后交叉韌帶可以減少股骨側截骨;⑤保留后交叉韌帶能改善髕股關節功能。而支持后交叉韌帶替代型學者認為:①骨關節炎會導致后交叉韌帶的病變和攣縮,要重新建立軟組織平衡是很困難的。研究表明若要恢復接近正常的張力,后交叉韌帶的精確度需達到約1mm,

    屈曲時后交叉韌帶過緊會限制術后屈曲的恢復,同時會導致股骨過度后滾,加速聚乙烯磨損;后交叉韌帶過松屈曲時則不會產生股骨后滾;②后交叉韌帶替代型假體能更可靠地嬌正嚴重畸形。截至目前這種爭論仍在繼續,但不保留后交叉韌帶替代型假體的使用越來越多。從適應證方面,保留后交叉韌帶型假體不適合于類風濕關節炎和嚴重屈曲畸形患者。

2、固定平臺和旋轉平臺膝關節假體

    負重平臺方面,目前固定平臺隨訪時間長,臨床結果良好。盡管旋轉平臺在理論上和實驗研究均表明較固定平臺有許多優點,但活動平臺的出現只有10年左右時間,其臨床效果尚需要大樣本病例長期隨訪觀察,從術后5~10年的臨床結果來看,其效果與固定型平臺無顯著差異。活動平臺膝關節假體設計的思路在于降低接觸應力,改變假體之間的磨損類型,繼而降低假體松動發生率。膝關節負重區00~300內采用球面對球面設計,以提供最大的假體間接觸,防止膝關節內外翻運動時形成膝關節邊緣負重現象。這種設計可以使膝關節的接觸應力里控制在10Mpa以內。個別類型活動平臺膝關節假體的一個主要并發癥就是活動性平臺襯墊脫出。為了防止襯墊脫出,應該在保持矩形屈膝間隙和伸膝間隙平衡的基礎上保證屈曲間略緊;活動平臺假體對軟組織平衡要求更高。

3、高屈曲度假體

    隨著TKA的廣泛開展,患者術后對膝關節活動度的要求越來越高,因此設計了高屈曲度膝關節假體,其設計的目的在于術后能使膝關節活動度增大的同時不威脅假體的安全性、耐用性和不導致疼痛。這種假體可以更好地減少高屈曲度情況下應力集中導致的聚乙烯磨損和避免因撞擊影響關節屈曲度。這種假體目前應用于臨床只有十多年時間,從目前報到的臨床結果來看,其術后活動度可達到和超過常規膝關節假體,但其中遠期臨床效果尚需要進一步隨訪,以觀察臨床效果是否優于常規假體。

(二)、單髁置換

    膝關節單髁置換治療膝關節單間室關節炎已有30多年的歷史,早期由于失敗率較高而棄用。近年來隨著微創技術的應用,以及手術操作技術的成熟、假體設計和手術器械的改進,膝關節單髁置換近年來逐漸增多。因為單髁置換提高假體生存率和手術創傷小,對關節結構破壞小。假體失敗后轉換成全膝置換不會造成過多的骨缺損,而且轉換成全膝置換術后不會增加TKA的失敗率。單髁置換的手術適應證包括非類風濕性關節炎且不伴隨嚴重畸形的膝關節單間室退變,年輕、活動量相對較大的單間室膝關節疾病。單髁置換國內只有少數醫院在開展,其中、遠期臨床效果尚需進一步隨訪觀察。

    我國目前主要以PS假體為主,而且從近期、中期隨訪結果與國外報道相近。固定平臺假體仍然占主導地位,旋轉平臺、高屈曲假體近年來部分醫院開展,但是旋轉平臺、高屈曲設計是否能夠改善術后患者膝關節活動度、提高關節功能,目前尚無定論,尚需要開展多中心、大樣本、隨機對照觀察。

五、翻修

    國外翻修病例數量逐年增加,2002年美國髖關節翻修率占全部髖關節置換的17%,而且預計還會不斷增加,至2030年可達到9.7萬髖;瑞典占7%,澳大利亞占14%。我國目前尚無具體數據,從華西醫院病例數顯示,髖關節翻修占髖關節置換的10%,而且逐年增加。導致失敗原因:2002年國外依次為骨溶解、無菌性松動(69%)、

    關節不穩(14%)、感染(7%)、假體周圍骨折(5%)、其它(5%)。2008年美國翻修翻修原因分析表明,關節不穩已成為導致全髖關節置換術后失敗翻修主要原因。我國(華西醫院病例)依次為骨溶解、無菌性松動(53%)、股骨頭置換術后髖臼磨損(19%)、感染(14%)、假體周圍骨折(11%)、假體斷裂(3%)。全膝關節置換術后失敗原因國外主要為假體周圍骨溶解、松動,我國則主要為假體周圍感染。從上可以看出,我國關節置換術后假體周圍感染及人工股骨頭置換后髖臼磨損比例較高,提示我們加強手術無菌技術、術前感染篩查以及合理選擇手術方式(半髖或全髖)。

    在髖膝關節翻修目前主要在一些大醫院、大的關節外科中心開展。在假體周圍感染的二期翻修、假體周圍局灶性骨溶解保留假體的治療、假體周圍骨折、嚴重骨缺損重建等翻修方面,采用各類技術包括假體取出技術、骨缺損重建修復技術、假體選擇植入以及中遠期隨訪等方面,均取得較好的治療效果,部分技術已接近或達到國外先進水平。

    但是,我國目前尚未建立完善的關節登記隨訪制度。隨著接受初次關節置換患者數量的逐漸增加,接受翻修手術患者數量也逐年增加。這一方面要求廣大關節外科醫生提高手術操作技術、嚴格掌握手術指征并重視圍手術期處理,同時重視術后定期隨訪,合理指導患者功能康復鍛煉,發現問題及時處理,最大限度延長關節生存時間,降低失敗率。

六、中國關節外科領域存在的問題及展望

    雖然關節置換術使大部分晚期關節疾病患者關節功能得到滿意的恢復,但是在實際工作中仍然存在一些問題,影響關節置換技術的臨床效果,導致關節置換失敗、翻修率增加,給患者帶來更大的痛苦、嚴重的傷害和沉重的經濟負擔。

1、關節置換術開展的地區間發展不平衡

    中心城市大醫院許多醫師關注的重點已經從初次常規性置換手術轉移至難度較大的病例、復雜的翻修手術,而在經濟欠發達地區、縣市級醫院,尚無專職的、掌握關節置換技術的關節外科醫生。這就要求我們加強關節外科置換技術的規范化培訓機制,舉辦各類學習班,建立關節外科醫師培訓基地,編寫培訓大綱、培訓教材,培訓關節外科醫師,實行嚴格的關節置換技術管理規范制度。

2、適應證的選擇、圍手術期處理有待于進一步規范  

    關節置換術是一種并發癥較多、非生理性的手術,由于手術切除較多的骨質,一旦手術失敗則很難補救。因此開展關節置換術應嚴格把握手術適應證。目前我國存在對關節置換手術適應證選擇不當如轉子間骨折不分類型都采用關節置換;對某些疾病、特別是青壯年患者,手術指征放得過寬,過度依賴關節置換而忽略了其他治療方法如截骨術、關節融合術等。通過前面所述關節技術規范化培訓制度,不僅加強關節置換技術的手術操作、基本理論和知識學習,更重要的要加強關節置換培訓,掌握關節置換的基本理論知識;加強對關節置換適應證的掌握和并發癥的認識、預防;加強對人工關節置換術圍手術期處理的認識,如精確的術前模板測量、預防性抗生素的應用、深靜脈血栓形成的預防,特別是圍手術期合并癥的處理,接受關節置換術者大多為老年患者,而這類人群多存在各類合并癥如心臟病、糖尿病等。

3、開展關節置換手術的基本設備與條件有待于進一步改善

    關節置換技術是一門科學性強、技術難度大并涉及多學科的外科技術,良好的假體植入需要有一定的基本設備如可調整體位的手術床、良好可控的光源、規范的手術器械以及重癥監護病房,并發癥如感染的預防需要高潔度和層流的手術室。因此在不斷加強關節外科專科醫師規范化培訓的同時,對開展關節置換手術所需硬件設備與條件的規范化同樣相當重要。

4、建立系統的、規范化的康復鍛練體系

    關節置換于術后康復十分重要。我國大多數醫院無專門的康復師指導術后康復鍛煉,而且許多醫師未系統掌握康復鍛煉知識,結果造成患者術后康復不規范、康復質量難以保證,嚴重影響手術效果。精心設計的康復計劃將加速關節功能的恢復、減輕術后跛行、促進自理能力的恢復。合理的康復應從術前開始,包括術前教育讓患者掌握基本的鍛練方法以及輔助器材的正確使用、了解如何預防關節脫位、如何正確、合理的使用關節等知識。術后根據每位患者的具體情況,循序漸進的開始康復鍛煉,加強肌力恢復。

5、建立并完善的關節登記制度和高質量的隨訪制度

    瑞典于1979年即開始在世界上首次建立關節置換登記制度。通過登記系統可以獲得完善的關節置換流行病學資料、分析導致手術失敗的因素,有利于提高技術并促進假體的設計、制造水平,客觀公正的平價不同假體的臨床效果。目前已有多個國家建立了登記制度。通過建立關節置換登記制度,可以逐步積累形成容量巨大的數據庫,數據庫的建成將對關節置換技術的提高、對社會都將產生積極的作用。因此我國迫切需要建立完善的、全國性/或跨區域性的關節登記制度,以促進我國關節外科水平的整體提高。

6、加強基礎研究,多學科協作,研發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適合于國人特點的關節假體

    目前國內關節假體多為進口假體,價格昂貴,而且假體設計基于國外人體特點。因此我們應該加強基礎研究,醫學、生物力學、材料、制造等多學科密切協作,研制開發適合于國人解剖特點的、符合國人生活習慣、價格較低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國產關節假體,以適應我國國情和大量關節疾病患者的需求。

康鵬德 裴福興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骨科

相關信息
· 脊柱皮質骨螺釘中線固定及融合技術 
· 全膝關節置換術-術前準備和計劃 
· 選擇椎間盤鏡的原則和步驟 
· 全膝關節置換術-手術入路 
· 我國關節鏡外科事業的現狀與未來 
· 2010年我國關節外科的發展成就 
· 北美脊柱年會(NASS)專業之外 
· 超聲骨刀在脊柱外科手術中的應用進 
· 外科器械生銹的原因分析及管理措施 
· 骨小梁金屬的歷史 
· 用于骨折固定的內植物與材料 
· 全膝關節置換術-術前評估及韌帶平 
· 骨科植入物標委會換屆委員名單 
· 后交叉韌帶保留型(CR)假體在全 
· 中國骨科發展史簡要回顧與展望 
· 關于脊柱手術中ALIF,PLIF 
· 醫用生物材料及其分類 
· 脊柱前路處理節段動脈的方法 
· 腰椎間盤切除術后椎管內纖維化的M 
· 中、美、歐、日縫合線對照表(非金 


 
版權所有 @ 中國骨科器材網  2007-2017   ICP